ChatGPT来了,产品经理如何克服焦虑?

资讯10个月前发布 AI助理
132 0 0
火星时代教育

随着ChatGPT的到来,各行各业、各大社交媒体都在传播该内容,让一部分人嗅到了商机,但同时也让很多人产生了焦虑。本文总结了三点焦虑,希望能够帮助你缓解情绪。

2022 年 11 月 30 日,当卡塔尔世界杯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时,大洋彼岸一家叫openAI的公司发布了一款名为ChatGPT的聊天产品,略显单调的聊天界面背后蕴藏的是极其强大的生成式大语言模型(LLM),它强大的语言理解、内容生成能力迅速火遍了全球,自发布以来,5 天注册用户超 100 万,月活破亿用 时仅 2 个多月,被称为“史上用户增长最快的消费者应用”。

一时间,社交媒体、长短视频上各种普天盖地的内容袭来,从原理解析、团队背景、应用探索等方面,都争先恐后抓住这一热点狠做文章。

嗅觉灵敏的人甚至发觉到了第一波商机,开始把GPT套壳推出一些应用,美其名曰「中国版GPT」,有的甚至开发课程来割韭菜,比如「教你如何用GPT挣钱」。

国内的各AI公司以及互联网大厂「如梦方醒」,惊呼「还是老美会玩」,有钱有能力的马不停蹄的推出自己的大模型产品,而没钱没资源的即便过过嘴瘾也要硬撑着说「我们已有相关技术」,仿佛ChatGPT没有什么技术门槛,短时间就能突破;而作为普通人的我们,可能空前的感受到了AI带给我们的冲击……

ChatGPT来了,产品经理如何克服焦虑?
ChatGPT来了,产品经理如何克服焦虑?

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,在惊叹AI技术进步神速的同时,却也产生了很多的焦虑。

焦虑1:职业被取代焦虑

「35岁失业」的焦虑还没消散,「被人工智能取代」的焦虑就来了;以前大家可能普遍认可人工智能只能取代一些偏体力劳动、劳动密集型的工种,但是现在,知识型工种也面临着被取代的风险。

各种基于GPT以及相关AIGC的应用层出不穷,比如:AI写文案、AI做PPT、AI作图、AI修图、AI写代码、AI写剧本、AI做CAD……一些职业赖以生存的技术壁垒似乎一夜之间消失殆尽,而且不得不承认,有些东西AI确实比人做的好,这逼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不可替代性。而更绝望的是很多刚入行不久的年轻人,可能还没等到职业跃升的机会,却等到了比自己廉价,效率更高的AI。

举一个我身边的例子,一个朋友做跨境电商的,曾经雇佣了一个学年轻人来做助理,主要负责写商品的本地化文案、制作商品宣传视频。GPT出现之后,他发现GPT写的本地化文案几乎已经到了拿来即用的程度,同样可以根据要求生成不同规格、不同风格的宣传视频脚本,于是内心已经在纠结是否解雇小助理。

产品经理会被取代么?能取代,但是不完全取代。通常而言,产品经理的日常工作可以分成这么几大类:

1. 需求挖掘、分析、抽象;

2、产品设计、规划;

3、产品运营分析;

4、 用户、竞品、市场研究和分析;

5、产品GTM

上述几类工作实际上再有足够的输入的情况下,我相信AI都能输出一些信息,所以一定程度都是能被取代的。

所以,核心点是输入,所以说以后产品经理的工作方式可能会发生很多调整,我们也会变成「Prompt工程师」,即我们很可能要把更多的精力来收集足够多的信息,加工成提示词输入给AI ,由AI帮我们形成具体的方案,然后我们从中挑选可用的来完成终稿。

比如需求挖掘,我们很可能需要把用户访谈、问卷调查等用户研究的素材做好调查和收集,输入给AI,AI最终可能能够输出一些分析的结论。相比起AI介入前,我们可能要熟悉各种需求分析模型,有了AI之后,我们可能要把更多精力用在如何洞察用户需求,如何收集用户原始需求,以及如何对AI输出的需求进行决策上。

焦虑2:信息过载的焦虑

作为互联网或者AI产品经理的你,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被各种社群、社区、公众号、研讨会、论坛、网课给轰炸了;自从ChatGPT以及AIGC出现之后,各种层出不穷的名词、科普、探讨如洪水猛兽一样袭来。

似乎跟不上潮流就要落伍了,于是乎你开始添加各种微信群、加入各种社区、报名了各种网课或者研讨会、收藏了很多文章,你想拼命的抓住各种信息,学习GPT和AIGC,体验一下站在浪潮之巅的感觉。但是,时间和注意力是有限的,信息的产出速度远大于你的吸收速度,甚至GPT3.5还没弄明白,GPT4.0、文心一言、通义千问又来了。在职业被取代的焦虑下,学习能力的焦虑也产生了。

对于产品经理的我们,要学习,但不是盲目的学习。推荐购买一些书籍进行系统性了解,在此基础上自己实地体验,同时可以参与几个微信群或者知识星球的讨论即可。太多的信息源,反倒是容易适得其反。

平时工作中一些需要创作的场景,也可以尝试中利用ChatGPT来做一下辅助,慢慢的和他「和平」共处。

焦虑3:人类安全的焦虑

每一次AI技术的进度都会伴随着「AI是否会毁灭人类」的问题出现。从技术来说,GPT模型的是依靠大量的数据进行训练实现的,其所具有的思维能力仍然是一个谜,就好像突然涌现出来一样的。并且,其对话理解、内容生成的能力具有不可解释性,这无疑增加了人类的恐惧,觉得它会不会像科幻小说中的AI一样,动了毁灭人类的念头。

这不,美国非营利组织未来生命研究所(Future of Life Institute)就在3月末发布了一封名为“暂停巨型AI实验”的公开信。有上千名人工智能专家和行业高管在信中呼吁,暂停对更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的开发和训练。

至少,暂停半年。好多我们熟知的名人也加入其中,包括“人工智能教父”杰弗里·辛顿、特斯拉和推特CEO埃隆·马斯克、图灵奖得主约书亚·本希奥等。尽管可能有哗众取宠的嫌疑,但是至少说明了AI确实对社会和人类有潜在风险。

相比起毁灭人类,有一些更现实的问题也放在了人眼前,比如版权、安全问题。先说版权,大模型的训练语料可以理解成来自人类现有的知识,比如AI为什么能做图,是因为他学习了非常巨量的人类画作,在此基础上才能够实现二次创作。

那对于原生的内容创作者来说,是否公平?AI使用了他们的作品,但是他们却收不到相应的补偿,你想起诉AI吧,关键甚至可能都说不清楚到底AI使用了你的哪个作品。最扎心的,AI用了你的作品训练了模型,最后还可能抢了你的饭碗,这找谁说理去。而对于安全,试想一下,当AI普及了之后,一些人不免对AI产生了依赖,如果AI出错了怎么办?特别是一些专业领域的错误,可能非常难以察觉,岂不被带偏了?

本文并不是专业的科普文,只是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,谈了以下GPT带给我的焦虑。作为一名产品经理,我深刻意识到GPT的出现将会带来一大波的应用场景,同时很可能对很多行业的工作方式打来极大的变更,所以比起焦虑,更多的还是期待。而我也加入到了GPT的学习大军中,希望能参与到时代的浪潮中。

 

 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分享